重慶市企業聯合會(企業家協會)
重慶市工業經濟聯合會
 

中國企業500強20年發展觀察:以史為鑒,設計未來__企業家雜志

作者: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來源:企業家雜志社網址:https://mp.weixin.qq.com/s/yWAw6Dd0bVEMQwuj1o4rMw

中國企業500強20年發展觀察:以史為鑒,設計未來

   

     適逢中國企業500強發布20年之際,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聯合特推出《中國企業500強20年報告》。該報告以20年的翔實數據資料為基礎,系統分析了中國企業500強的成長歷程和發展趨勢,提煉出中國大企業的發展規律和成功經驗。

當今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發展仍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在發展的新征程上,中國企業要肩負新使命、接受新挑戰。中國企業500強20年風雨兼程,成績舉世矚目,但仍需砥礪前行!


作者:中國企業500強20年研究課題組

#   中國企業500強20年   #

以史為鑒知興替


自2002年中國企業聯合會發布中國企業500強以來,轉眼20年過去了。縱覽中國500強企業20年發展史,不由感嘆光陰似箭!這已經不是常言道的30年河東,30年河西,而是20年河東,20年河西的時代巨變。20年以來,有1408家大企業進入過中國企業500強榜單,20年過去了,有的穩如泰山,有的跌宕起伏;有的蒸蒸日上,有的江河日下;有的傲立潮頭,有的銷聲匿跡;有的活成了中國企業的樣板,有的活成了教科書上的失敗案例。


翻看一年一冊的《中國500強企業發展報告》,你會真實地感受到新世紀以來中國企業500強的成長軌跡,報告的翔實性、系統性、歷史性和不斷完善的數據,已成為深入研究中國大企業成長模式和規律不可或缺的依據。一年一度的中國企業500強高峰論壇,已成為中國企業管理思想的重要傳播平臺,堪稱中國企業界的年度盛事。論壇的觀點成為企業創新的風向標,論壇的建議已成為政府相關機構制定決策的重要參考。


以史為鑒知興替。中國企業500強榜單本來就是學習世界500強企業而來,20年來從沒忘記對世界級企業的“比學趕超”。縱觀世界500強榜單的中外企業數量變化,有五個關鍵歷史節點。


第一個節點是1995年的“美日雙雄”。1995年《財富》雜志第一次發布世界500強,美國企業151家,日本企業149家,美日兩國就占500強中的300家。法德英分別為37家、35家和33家。而當時中國只有3家企業入榜。


第二個節點是2001年的美國企業獨霸。自1995年到達149家頂峰后,日本企業一路下跌,美國企業則在2001年達到184家,日本企業減至103家,2002年美國企業則進一步達到創紀錄的198家,日本企業減少至88家,但依然排名第二。20年前的那一年,中國大陸企業入榜11家。那一年,中國加入WTO,中國企業聯合會開始發布中國企業500強。


第三個節點是2009年和2010年,中國企業超過英德法三國企業。進入新世紀后,已走過改革開放20年風雨歷程的中國大企業開始走上“開掛”的成長歷程。2009年中國大陸企業入榜37家,超過英國企業的27家,2010年中國大陸企業入榜43家,超過法國企業的39家和德國企業的37家。


第四個節點是2012年和2013年,中國企業超日本企業。隨著中國的GDP在2010年超過日本,2012年中國入榜企業數量追平日本入榜企業的68家,一年后中國大陸企業入榜86家,超過日本的62家。


第五個節點是2019年中國成為第一。其后歲月,美、日企業繼續“降”,法德英企業繼續“穩”,中國企業繼續“長”,終于在2019年超過美國。2020年,中國大陸企業121家(含中國香港、中國臺灣地區共有133家),美國企業121家,日本企業53家。2021年最新榜單中,中國大陸企業增加到132家(含中國香港、中國臺灣地區共有143家),美國企業122家,日本企業依然為53家。


從20年前的望塵莫及,到今天的并駕齊驅。展望未來的20年,我們堅信,中國大企業將在世界500強舞臺上地位越來越突出。


#   中國企業500強20年 #

以人為鑒明得失


以人為鑒,當然是與美歐日等發達國家大企業相比,20年的時光之鏡照出了中國企業500強的主要“得失”。


首先是“得在大而快,失在不強優”。中國企業靠機會導向、客戶導向,靈活應變,響應速度快、規模擴張快。與“得”共存的“失”就是“大而不強”,和世界500強企業相比,營業收入規模上來了,但盈利水平仍有差距,常被人說“不像500強,更像500大”。而且管理水平不算優良,雖然這符合“先做大、再做強,先做快、再做優,先機會、再戰略”的企業成長基本規律,但做強、做優和做戰略是下階段的核心任務。


然后是“得在大國企,失在生態差”。20年走過來,中國500強中形成了國企民企各占半壁江山的合理格局,我們沒有幼稚地掉進“只有徹底的市場化和民營化才是出路”的理論陷阱,在發揮了大國企特殊優勢的同時,也很好地發揮了多種所有制并存和混合所有制的制度優勢。但是,在電信、家電、電力、建筑、互聯網等行業擁有參天大樹的同時,卻在醫藥、證券、商業流通、基金甚至汽車等領域,還是“大草小草”一片,這種像“草原”不像“森林”的生態不容易形成世界領先、領軍地位的企業!


最后是“得在精氣神,失在戰略弱”。20年來,中國企業和企業家秉承基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的紅色精神,基于中華文明的傳統精神,基于見賢思齊的學習精神,基于創新創業的變革精神,基于勤勞敬業的奮斗精神,基于永不服輸的抗爭精神,構成了中國企業的偉大“建企精神”。但我們不如世界一流企業的戰略思維水平——規則入手,專利布局,創新領跑,聯盟抱團,周密謀劃,從容不迫。


#   中國企業500強20年   #

目標導向定戰略


以史為鑒,設計未來,以人為鑒,確定戰略。我們要看清時局,設計未來。明確企業追求的目標導向和思維模式,才能確定正確的戰略。


作為經濟組織,一般企業會把利潤目標作為重要追求。但企業的目標追求是多元化的,把何種追求擺在前面,又如何處理這個排序的關系,反映了企業的核心價值觀和管理機制的構建能力。


我們認為,基本的企業追求至少有六個,分別對應六種思維模式。


一是盈利追求,對應的是商人思維。經商就要賺錢,投資就要增值,天經地義。做到極致就是,只要能賺錢,什么業務都可做;只要利潤大,什么手段都可用。但有的公司比如華為并不是這種思維,它追求一定利潤率水平上的成長的最大化,堅持幾十年聚焦主業。


二是德才追求,對應的是圣人思維。不少企業家推崇德才目標,企業依靠人,企業為了人。用人講究德才兼備,以德為先。做事講究先義后利,以義取利。圣人思維模式首先問:誰是圣人君子,誰是小人庸人?原則是尊崇圣人,先德后才,寧交庸人,不近小人。但也有的公司在以事為本還是以人為本問題上,選擇的是以事為本。反對那些不會做事,只會處世的人,他們不會過于重視德才、資歷、情感和態度,而是關注業績、潛力、貢獻和行為等有利于提升企業競爭力和戰斗力的因素。在對待員工方面,他們對員工進行奮斗者、貢獻者、勞動者和惰怠者的分類,并提倡以奮斗者和貢獻者為本。


三是創新追求,對應的是科研思維。科研創新對于企業當然非常重要。但美國打壓中國企業,于是社會輿論就開始爆炒科研創新,列出“卡脖子”名單。其實,二十多年來堅持投入科研經費不少于營業收入10%的華為以及騰訊、百度、中興等民企,和中航工業、航天科技、航天科工、中國移動、國家電網等眾多國字頭的央企從沒有趕潮流,也沒有被美國的技術封鎖所壓倒,一直在堅持做好行業內有價值的技術創新,并建議大專院校做好自己的基礎研究和基礎教育。盲目的、激情的、什么都想自己干的科研思維是比較冒險的。不少企業中存在的過早、過快、過度、過虛和封閉創新行為,都是由純科研思維導致的。企業創新既要滿足研發人員的科研激情,更要為客戶創造價值,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否則就不是真正有價值的創新。


科研創新對企業非常重要。多年來堅持投入科研經費不少于營業收入10%的華為以及騰訊、百度、中興等民企,一直在堅持做行業內有價值的技術創新。圖為中興打造的南京濱江智能制造示范工廠生產現場


四是程序追求,對應的是職能思維。科學管理當然要有職能部門,有流程程序,但在某些力求管理體系“完善”的公司,追求程序到了本末倒置的程度。只管程序,不管戰果的官僚主義要不得;只管服從,不管執行的形式主義更要不得。二線三線的支援部隊,不能成為一線戰士沖鋒的障礙。支援部隊要為前線提供足夠的“炮火”,要為“火車頭”加滿油。


五是勝利追求,對應的是將軍思維。這就是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是卓越軍事思維的典范。軍人的天職是勝利,不是英勇犧牲,企業如果向軍隊學習的話,那就是勝利精神,那就是戰斗力建設!除了勝利,我們無路可走!


六是生存追求,對應的是底線思維。企業追求做強、做優、做大等目標,但從優秀企業成長與變革的基本規律看,活著才是企業的底層問題。華為曾提出“活下去是華為的最低綱領,也是華為的最高綱領!”企業要保持戰時狀態,組織千軍萬馬上戰場,“上戰場槍一響,不死的就是將軍,死的就是英雄!”這是對軍人的要求。軍人的最低要求是不能臨陣脫逃,最高精神是敢于勝利?;钪怯驳览?,勝利比犧牲重要!


實際上,企業對六種目標追求是排序的,不是排他的。我們認為,優秀公司的原則是以生存為底線,以勝利為信仰,以盈虧為指標,以奮斗選干部,以創新謀未來,以程序建組織。其中,追求勝利是優秀公司最本質的組織精神之一,勝利上接生存、下接盈利,并指導德才、創新和程序等各個方面。而且,高層講生存,基層追求勝利,中層形成強有力的支援體系,就會形成組織的“張力結構”。


追求勝利的組織模式包含以下幾個特征:追求勝利重成長,而不是利潤第一;追求勝利重成事,而不是做人第一;追求勝利重“創值”,而不是創新第一;追求勝利重結果,而不是程序第一;追求勝利重活著,而不是犧牲第一。在經營上的價值排序是活著、勝利和盈利,在管理上則是德才、創新、程序三者價值并重。


# 中國企業500強20年 #

問題導向定任務


中國和中國企業正直面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發展的新征程上,我們要肩負新使命、接受新挑戰。


20年走過來,我們有鄧小平“摸著石頭過河”的方法論,我們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認識論,我們有“抓住耗子就是好貓”的結果導向觀,我們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引,我們有已故中國企業聯合會原會長袁寶華先生“以我為主,博采眾長,融合提煉,自成一家”的十六字方針,逐漸形成了中國企業成長“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但我們要清楚地認識到存在的問題。


一是底子還薄。財富和實力都是累積而成的。我們用每年入榜的企業數比,用每年的GDP增加值比,已經不錯了。但我們只是長得快,但起步晚,與美國企業、日本企業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就開始發展的企業實力累計相比,與其GDP累計相比,今年剛剛比肩日本,與美國還有很大差距。2020年中國GDP是日本的近三倍,中國是14.7萬億美元,日本是4.9萬億美元,但中國1960-2020年累計GDP是157.2萬億美元,日本同期累計172.2萬億美元,這要到2022年歷史總量才相當。與美國相比,雖然有研究預測到2028年中美GDP相當,但還要到更長期的若干年后才能達到累計存量相當。


在地位層面更是如此。形象地說,中國是“世界組裝廠和市場”,日本是“世界研究所和設備廠”,美國卻是“世界的辦公室和廠規、市場規則制定者”。同樣的制造,也屬不同的層次,我們甚至可以說:中國制造在外國的商場里,德日制造在中國的工廠里,美國制造在中國的實驗室里。


我們認為企業成長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主要是靠賣勞動力、賣資源賺錢;第二階段,主要通過賣產品、做貿易發展;第三階段,開始賣設備、賣技術,高鐵、核電等產品出口,和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有所競爭。像華為等個別企業已經走到第四階段,即通過賣規則、賣標準、賣文化來參于世界競爭,這主要是和美國大公司的競爭。這一競爭已經升級到知識產權、技術標準的競爭層次,如果企業沒有掌握核心的知識產權,沒有在技術標準上的發言權,就很難在以美國為核心的世界級企業中有立足之地。


我們可以用圖1表示這一過程。當然,國際經濟、貿易和技術是一個很復雜的架構,其中不僅有競爭還有很多合作,我們也可以把這四個階段的競爭對手看作不同的競合對象。如果美國非要和中國切割,那就是中國企業和中國管理要被動地減少與美國的聯系,而要多和德日同行了。

總而言之,我們還處于企業實力累積的初級階段,這就是我們面臨的首要問題——發展依然是硬道理!


二是實力還弱。我們可以把企業的成長分為量的成長、質的成長和力的成長三種類型。量的成長衡量指標主要有營業收入規模、利潤總額、資產規模、從業人數等,其中的變化可稱為“做大、做多、做快”。質的成長衡量指標主要有營業收入利潤率、資產利潤率、人均營業收入、人均利潤率和技術創新等,也就是常說的“做強、做優、做新”。力的成長衡量指標主要有相對于國內外同行的研發投入額和產出成果、跨國公司指數以及市場占有率、人均報酬和組織活力等,力的成長也就是“做局、做活、做久”。


從20年中國企業500強的數據看,盡管我們取得了量的成長這一巨大進步,但在質的成長和力的成長方面還與世界級企業存在一定差距。這也就是國家在經濟層面提出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的基本經濟方針。在企業層面,就是要在質的成長基礎上疊加力的成長,調整結構,提升競爭實力。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疊加的成長過程——大,永遠是基礎。大在一定意義上就是強。從萬噸水壓機的大、三峽大壩的大,到今天電力網絡的大、大數據的大,大在不斷變得更大。


質,就是架構。從企業規模的架構、投入產出的架構、行業分布的架構、地域布局的架構,到治理的架構、管理的架構、戰略的架構,架構在不斷得到優化。力,就是能量。從生存力、學習力、創新力,到競爭力、壟斷力、領導力,力的成長在不斷增強和激發。


企業環境多變,業務多樣,目標復雜,三類成長中的“九做”指標當然會有一定的交叉,但總的目標導向和階段變遷大趨勢和規律應該是明確的(見圖2)。


# 中國企業500強20年   #

結果導向促發展


今年是“十四五”規劃的第一年,國家已規劃出五年的基本結果要求,各個企業也基本形成了自己的“五年戰略計劃”。這就是以結果導向,促高質發展。


一是繼續擴大中國企業的實踐結果,也就是實現繼續做強、做優、做大業績;二是形成中國特色的企業經營管理理論成果。有正確的理論不一定有成功的實踐,而成功的實踐背后一定有正確的理論支撐。從近現代中外企業管理理論形成和傳播的歷史看,誰的企業業績好、誰的管理理論就是對的,大家就學誰的,這已經是一條基本規律。日本最開始學的是英國,后來學德國,再后來學美國。日本企業厲害時,美國反過來學日本。中國最開始學蘇聯,后來學東歐、日韓,再后來學美國,基本遵從這條規律。我們堅信,隨著中國企業取得持續的成功,必將由管理理論的學習者變為管理理論的創造者。


過去,中國企業管理的進步基本遵循已故袁寶華先生提出的“以我為主、博采眾長、融合提煉、自成一家”十六字方針一路走來。中國的企業家以其豐富的實踐經驗,在中國的企業管理學理論發展中同樣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為中國的企業管理理論創新貢獻了大量閃光思想。作為管理研究者,跟蹤和參與這些具有影響力的企業家的管理實踐,使我們能夠更了解中國管理和理論的真髓,知道它們的產生,明白它們的應用,也理解它們的局限,最終提煉出產生于中國的管理理論。


1983年,袁寶華就大中型企業改革創造性地提出“以我為主,博采眾長,融合提煉,自成一家”的十六字方針


未來的中國企業家,應該思考“黨的領導、中國道路、全球意識、底線思維”的新“十六字方針”,設計和布局我們的未來。站在今天看明天,我們要立足現在,設計未來,要繼續借鑒西方思維模式,繼續創新技術方法,繼續取得管理成就,繼續做出世界級貢獻。


“2021中國企業500強高峰論壇”的主題是“新征程,新使命,新作為”。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高處不勝寒,提前備棉襖。中國大企業的未來20年面臨的挑戰會更大。時代變了,領域變了,層次變了。進入不熟悉的業務領域,搏擊國際化市場,打鐵還須自身硬,需要練好內功。


中國大企業將作為中國經濟和中國社會的基石和支柱,筑起矗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中華民族大廈,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中國大企業相對于國際大公司,正在發生歷史性的劃時代變化。過去20年是仰視,現在是比肩。過去20年是追趕,現在是競合,未來20年也許是領先。過去20年是奮斗,現在是開創,未來20年是貢獻!


一年一冊的《中國500強企業發展報告》,真實地展示新世紀以來中國企業500強的成長軌跡,已成為深入研究中國大企業成長模式和規律不可或缺的依據。


(本文節選自《中國企業500強20年報告》,本報告由中國企業聯合會、知本咨詢公司組成的聯合課題組共同完成,執筆人是楊杜)



主辦單位:重慶市企業聯合會(企業家協會)、重慶市工業經濟聯合會                                                                                                                        
技術支持:重慶市青年志愿者協會
地址:重慶市江北區五簡路2號重慶咨詢大廈A棟14樓1404-1406
郵編:400023    電話:023-67733162  023-67733520   郵箱:cqqiyejia@ vip. 163.com

會員登錄
登錄
我的資料
留言
回到頂部
江都市| 奉贤区| 吴江市| 巴塘县| 新密市| 洪洞县| 满城县| 隆林| 吉木萨尔县| 开远市| 西峡县| 琼海市| 永宁县| 中超| 江门市| 武乡县| 曲阳县| 常山县| 怀远县| 绩溪县| 西青区| 承德市| 微博| 嘉定区| 建德市| 攀枝花市| 图片| 涿鹿县| 沐川县| 右玉县| 墨江| 广德县| 河东区| 门头沟区| 海晏县| 固镇县| 冷水江市| 遂川县| 怀来县| 巴彦淖尔市| 类乌齐县|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 http://444